乳腺癌治療領域進展分享:多類型抗癌藥最新動態匯總

乳腺癌是最常見的婦科腫瘤,層出不窮的抗癌新藥為患者帶來更廣泛的治療選擇。從早期的1/2期到關鍵的3期數據,2021年聖安東尼奧乳腺癌研討會(SABCS)充滿了令人興奮的研究,包括選擇性雌激素受體降解劑(SERD)、CDK4/6抑制劑和抗體偶聯藥物(ADC)。

  選擇性雌激素受體降解劑SERD

會議上,正在進行的1/2期AMEERA-1試驗的第二組的最新數據公布。該研究招募了患有雌激素受體(ER)陽性、HER2陰性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乳腺癌的絕經後婦女,她們之前接受了至少6個月的晚期內分泌治療,或在治療的前兩年後或在完成輔助內分泌治療後的12個月內復發。  患者接受200毫克的選擇性雌激素受體降解劑amcenestrant,每天一次,加上125毫克的palbociclib(Ibrance),每21天為一個28天周期。在有反應價值的人群中,中位隨訪時間為48.3周,客觀反應率(ORR)為32.4%(n=11/34;均為部分反應)。24周的臨床獲益率(CBR)為73.5%(n = 25/34)。

在安全性方面,使用amcenestrant和palbociclib的全級治療相關不良反應(TRAEs)分別發生在69.2%(n = 27/39)和89.7%(n = 35/39)的患者身上;3級或以上的TRAEs分別發生在12.8%(n = 5/39)和46.2%(n = 18/39)的患者身上。  該組合繼續表現出令人鼓舞的活性,持續的臨床效益,以及總體上有利的安全性特征。新型口服SERDs與CDK4/6抑制劑的組合將比使用SERDs作為單一藥物更有療效。

  CDK4/6抑制劑

TRINITI-1試驗評估了Ribociclib(Kisqali)、everolimus(Afinitor)和依西美坦在內分泌難治性、激素受體陽性、HER2陰性的晚期乳腺癌絕經後患者使用CDK4/6抑制劑後疾病進展情況。在該研究中,患者接受25毫克口服依西美坦,每天一次,同時服用300毫克Ribociclib和2.5毫克everolimus(第一組)或200毫克Ribociclib和5毫克everolimus(第二組)。

結果顯示,第1組的ORR為6.5%,第2組為9.4%;第1和第2組的24周CBR分別為65.2%和59.4%。第一組的中位PFS為8.0個月(95%CI,3.8-14.5),第二組為4.7個月(95%CI,2.0-12.7)(HR,0.740;95%CI,0.424-1.291)。第1組和第2組的中位總生存期(OS)分別為27.4個月和無法估計。

最常見的全等級AE是第1組的口腔炎(54.3%)、感染(50.0%)、中性粒細胞減少(43.5%)和疲勞(43.5%),第2組的感染(48.5%)、惡心(42.4%)、口腔炎(36.4%)和血細胞減少(36.4%)。

此前,對MONALEESA試驗中的患者進行的匯總分析顯示,Ribociclib加內分泌治療與安慰劑加內分泌治療相比,在隊列A(HR,0.63;P<0.0001)、隊列B(HR,0.52;P<0.0001)和HER2富集(HR,0.39;P<0.0001)亞型中具有明顯的PFS獲益。

3期MONALEESA試驗的更新分析中,研究者評估了接受Ribociclib和內分泌治療對激素受體陽性、HER2陰性晚期乳腺癌患者的OS。OS分析的結果顯示,Ribociclib加內分泌療法在隊列A(HR,0.75;P =.021)隊列B(HR,0.69;P = .023)和HER2富集(HR,0.60;P = .018)亞型中具有一致的OS獲益。這進一步證實了Ribociclib加內分泌療法比單獨內分泌療法對患者OS的預後價值。

  抗體偶聯藥物ADC

1期TROPION-PanTumor01募了復發/難治性晚期或轉移性實體腫瘤患者,在2021年SABCS上公布的隊列結果包括三陰性乳腺癌患者,患者接受新型ADC藥物datopotamab deruxtecan的劑量為8mg/kg(n = 2)和6mg/kg(n = 42)。

結果反映了34%的ORR(n = 15),包括32%的確認完全反應(CR)率(n = 14)。在之前沒有接受過基於拓撲異構酶I抑制劑的ADC的患者中,ORR為52%(n = 14),CR率為48%(n = 13)。最常見的AE是惡心和口腔炎,基本都是2級或2級。此外,血液學毒性和腹瀉的發生頻率很低,也沒有看到與藥物相關的間質性肺病的判決案例。在接受標準療法後出現疾病進展的轉移性三陰性乳腺癌患者中,datopotamab deruxtecan顯示出良好的初步反應和疾病控制率,有可能成為該類患者的全新治療方案。

溫馨提示:多種類型的抗癌新藥為乳腺癌治療帶來新活力,幫助患者延長生存期和提高生存質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