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期癌癥患者必讀!聚焦新型抗癌靶向藥雷莫蘆單抗

晚期癌癥患者必讀!聚焦新型抗癌靶向藥雷莫蘆單抗

血管生成在癌癥的生長中起著關鍵作用,為生長中的腫瘤提供氧氣和營養,使腫瘤擴大,癌細胞侵入附近的組織,並形成新的癌細胞群。抗血管生成靶向藥是通過使癌癥失去所需的血液供應來防止或減緩其生長。雷莫蘆單抗Ramucirumab是一種人類IgG1單克隆抗體,能特異性地與血管內皮生長因子受體2(VEGFR-2)結合,阻斷VEGFR配體、VEGF-A、VEGF-C和VEGF-D的結合,抑制配體刺激的VEGFR-2激活和配體引起的內皮細胞增殖和遷移,從而抑制腫瘤的血管生成。截至目前,雷莫蘆單抗在已被批準用於4種癌癥(肺癌、肝癌、胃癌和結直腸癌)的6個適應癥。

  肝 癌

在2020年ASCO晚期肝癌治療指南中,包含了晚期HCC患者的多種治療方案。其中,在ramucirumumab與安慰劑試驗(REACH-2)中,AFP(甲胎蛋白)≥400 ng/ml的患者的OS(總生存期)和PFS得到了明顯改善。研究結果顯示,對於AFP≥400 ng/ml的肝癌患者,接受索拉非尼治療的肝癌患者ORR(客觀反應率)為4.6%,中位PFS(無進展生存期)為2.8個月,中位OS為8.5個月。與安慰劑相比,雷莫蘆單抗在OS和PFS方面有明顯改善,但組間的ORR沒有明顯差異。

ASCO指南提出,一線治療:阿替珠單抗+貝伐珠單抗是首選,如果有禁忌癥,可以選擇索拉非尼或侖伐替尼。二線治療:對於使用阿替珠單抗+貝伐珠單抗治療的患者,可以選擇索拉非尼、侖伐替尼、卡博替尼、瑞格菲尼進行二線治療;對於使用索拉非尼或侖伐替尼作為一線治療的患者,可以選擇卡博替尼、瑞格菲尼、雷莫蘆單抗、帕博麗珠單抗或納武利尤單抗。三線治療:可以使用卡博替尼。

在二線治療建議中,對於使用過索拉非尼或侖伐替尼一線治療的患者,無論是否存在索拉非尼耐藥,當AFP≥400 ng/mL單抗時,建議使用雷莫蘆單抗。該藥有望為肝癌的靶向治療提供新的治療方法。

  胃 癌

在一項名為RAONBOW的全球III期試驗中,雷莫蘆單抗聯合紫杉醇和安慰劑聯合紫杉醇用於治療二線治療難治的晚期胃癌或胃食管交界處腺癌,或初始治療後病情仍在進展的癌癥患者比較,中位OS為9.6個月和7.4個月,中位PFS為4.4個月和2.9個月,ORR分別為28%和16%。雷莫蘆單抗顯示出明顯的優勢。

此外,在雷莫蘆單抗聯合紫杉醇聯合治療組中,在一定程度上出現了不低於3級的不良事件,包括中性粒細胞減少癥(40. 7%vs18.8%),白細胞減少(17.4%vs6).7%),高血壓(14.1%vs2.4%),貧血(9.2%vs10.3%),疲勞(7.0%vs4.0%),腹痛(5.5%vs3.3%),和疲勞( 5.5%vs3.3%)。

雷莫蘆單抗/紫杉醇聯合治療組的中性粒細胞減少癥發生率較高,而發熱性中性粒細胞減少癥的發生率在兩組之間沒有太大差別,為3.1% vs 2.4%。發熱性中性粒細胞減少癥不是一個大問題,聯合治療是安全和容易管理的。

  非小細胞肺癌

2014年12月,FDA批準雷莫蘆單抗聯合多西紫杉醇治療含鉑化療期間或之後疾病進展的轉移性非小細胞肺癌(NSCLC)。2020年5月29日,FDA批準雷莫蘆單抗聯合厄洛替尼作為一線治療表皮生長因子受體(EGFR)外顯子19缺失或外顯子21 L858R突變的轉移性非小細胞肺癌患者。

厄洛替尼是一種酪氨酸激酶抑制劑(TKI),能夠靶向抑制EGFR激酶的活性。研究數據顯示,與安慰劑組相比,雷莫蘆單抗組的中位PFS分別為19.4個月和12.4個月,疾病進展和死亡的風險降低了41%(HR=0.59;95%CI,0.46 , 0.76;P<0.0001);ORR分別為76%和75%;中位DOR(反應時間)分別為18.0月和11.1月。其中,19號外顯子和21號外顯子突變亞組患者的PFS改善效果是一致的。截止到PFS分析時,OS數據尚未成熟。

雷莫蘆單抗和厄洛替尼的組合是FDA批準的第一個用於治療轉移性EGFR突變NSCLC的VEGFR/EGFR TKI組合療法。從目前情況來看,治療轉移性EGFR突變型NSCLC多采用小分子靶向藥物。未來,隨著生物制劑和聯合用藥的進一步臨床研究,可能有望為轉移性EGFR突變的NSCLC患者提供新的治療方案。

  結直腸癌

2010年12月至2013年8月期間,1072名患者被納入隨機雙盲III期RAISE試驗。符合條件的患者有轉移性病理證實的結直腸癌,而不考慮KRAS外顯子2的狀態,並且在最後一劑貝伐單抗、奧沙利鉑和氟嘧啶治療轉移性疾病的一線治療期間或之後6個月內出現疾病進展。

患者隨機(1:1)接受8mg/kg靜脈注射雷莫蘆單抗加FOLFIRI方案(180mg/m2伊立替康,隨後或同時接受400mg/m2白果酸,隨後接受400mg/m2氟尿嘧啶的靜脈注射,然後在48小時內連續輸注2400mg/m2)或安慰劑加FOLFIRI,每2周一次。隨機分組是根據地理位置、KRAS突變狀態和開始一線治療後疾病進展的時間進行的。主要終點是意向性治療人群的總生存率。次要終點是無進展生存期、獲得客觀反應的患者比例、疾病控制、不良事件和患者報告的結果。

在篩選出的1361名患者中,1072人被隨機分配,每組536人。研究人群在基線上是平衡的。據報道,32%的患者有一個轉移部位,38%有兩個,29%有三個或更多的轉移部位。50%的患者有野生型KRAS第2外顯子。雷莫蘆單抗組和安慰劑組的中位治療時間相似。

經過21.7個月的中位隨訪,雷莫蘆單抗組患者的中位總生存期為13.3個月(95%CI,12.4-14.5),而安慰劑組為11.7個月(95%CI,10.8-12.7)(危險比(HR)0.844;95%CI,0.730-0.976;log-rank p = 0.0219)。所有預先指定的亞組使用雷莫蘆單抗的生存期都比使用安慰劑長。雷莫蘆單抗組的無進展生存期為5.7個月(95%CI,5.5-6.2),而安慰劑組為4.5個月(95%CI,4.2-5.4)(HR 0.793;95%CI,0.697-0.903;log-rank p = 0.0005)。兩組的客觀反應率相當(13.4%對12.5%;P = 0.63)。

溫馨提示:雷莫蘆單抗Ramucirumab作為新型抗血管生成靶向藥物,可以單獨使用,也可以聯合其他藥物結合使用,在多種晚期癌癥的治療中都有不錯的療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