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EGFR20突變肺癌靶向治療“盲區”,amivantamab(JNJ-6372)顯示持久緩解!

突破EGFR20突變肺癌靶向治療“盲區”,amivantamab(JNJ-6372)顯示持久緩解!

肺癌是中國乃至全球最常見的癌癥,而非小細胞肺癌約占所有肺癌的85%。

非小細胞肺癌的主要亞型是腺癌、鱗狀細胞癌和大細胞癌。在非小細胞肺癌中,最常見的驅動突變是EGFR基因突變,約占10%~15%。

EGFR是一種支持細胞生長和分裂的受體酪氨酸激酶,約在40%~50%的亞洲NSCLC腺癌患者中出現,臨床一般使用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劑(TKIs)治療。

  盡管如此,患者的生存率仍低於20%。

 

EGFR外顯子20突變中,除經典耐藥突變T790M外,其他多屬於外顯子20插入突變。EGFR外顯子20插入突變是第三常見的EGFR突變,多發生於亞裔、女性、非吸煙、腺癌人群。

通常EGFR外顯子20突變被認為是耐藥突變,因為這種突變驅動的癌癥通常對已獲批的EGFR TKIs不敏感,與常見EGFR突變(19號外顯子缺失/L858R替代)患者相比,預後更差。患者的中位生存期不到17個月,轉移性患者的5年生存率僅為6%。

EGFR20突變肺癌迎來首個雙抗靶向藥amivantamab(JNJ-6372)

2020年3月,美國FDA已授予美國強生公司新藥Amivantamab(JNJ-61186372)突破性療法認定,用於治療接受鉑類化療期間或之後疾病進展的攜帶EGFR外顯子20插入突變的轉移性非小細胞肺癌(NSCLC)患者。

【藥理作用】JNJ-6372是一種EGFR-cMet雙特異性抗體,通過與腫瘤細胞表面EGFR、c-Met受體結合阻斷EGFR、c-Met信號通路激活,並具有降解腫瘤細胞表面EGFR、c-Met受體的作用及較強的抗體依賴性細胞毒作用。

  EGFR-MET雙抗:Amivantamab(JNJ-6372)

Amivantamab是一種全人源化EGFR-MET雙特異性抗體,能夠阻斷EGFR和MET介導的信號傳導,並引導免疫細胞靶向攜帶激活性和抗性EGFR、MET突變和擴增的腫瘤。

  Amivantamab有望破解奧希替尼耐藥!

該試驗的其他數據在2020年ESMO虛擬大會期間提交,研究了Amivantamab與第三代EGFR-TKI藥物拉澤替尼(Lazertinib)聯用,治療EGFR外顯子19缺失或L858R突變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的療效和安全性。

在初次接受治療的患者組中,中位隨訪時間為7個月時,在20名接受聯合療法的患者中,ORR和CBR為100%。

在45例接受奧希替尼後復發的患者中,聯合療法的客觀緩解率達到36%,其中包括1例患者完全緩解,15例患者部分緩解。

  作為一種抗體藥,Amivantamab需要靜脈輸液給藥。

Amivantamab可用於治療含鉑雙藥化療期間或之後進展,或對含鉑化療不耐受的攜帶EGFR 20號外顯子插入突變的轉移性或手術不可切除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

溫馨提示:以上所提供的資訊僅作為教育及參考用途,如果你有任何醫療問題,應向醫生查詢,而不應單依賴以上提供的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