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性骨髓性白血病不適合化療怎麽辦?Aspacytarabine緩解率喜人

急性骨髓性白血病不適合化療怎麽辦?Aspacytarabine緩解率喜人

2021年ASH年會期間公布的一項2b期試驗研究結果顯示,新型抗代謝藥aspacytarabine(BST-236)在新診斷的不適合強化治療的急性骨髓性白血病(AML)成年患者中產生37%的完全緩解(CR)率。?

  Aspacytarabine新藥介紹

這種新型專有的抗代謝藥由與天冬酰胺共價結合的阿糖胞苷組成。40多年來阿糖胞苷一直是急性骨髓性白血病的主要用藥,雖然阿糖胞苷可以取得很好的療效,但該藥也與嚴重的骨髓、胃腸道和神經系統不良反應(AEs)有關。

aspacytarabine已被證明具有獨特的藥代動力學和新陳代謝,這使得大劑量治療時可以減少遊離aspacytarabine的全身暴露,並能保護正常組織。由於這些原因,研究人員假設該藥可能是治療急性髓細胞白血病和其他惡性腫瘤的一個優越選擇。2020年8月,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授予該藥快速通道稱號,用於75歲及以上的急性髓細胞白血病患者,以及有合並癥而無法利用強化誘導化療的患者。

  Aspacytarabine最新治療數據

在2期試驗(NCT03435848)中,研究人員旨在研究單藥阿糖胞苷作為新診斷的急性骨髓性白血病患者的誘導和鞏固治療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這些患者不符合接受標準誘導化療的條件。那些患有繼發性或與治療相關的AML的患者,以及那些之前接受過HMA與或不接受venetoclax(Venclexta)治療的患者被允許接受治療。

研究參與者每天接受4.5g/m2的aspacytarabine,與每天3g/m2的阿糖胞苷等量。該藥物通過每天1小時的輸注,作為6天療程的一部分,進行1到2個誘導療程和1到3個鞏固療程。試驗的主要終點是CR,關鍵的次要終點包括安全性、總生存期(OS)、反應持續時間(DOR)和最小殘留疾病(MRD)。會議期間提出的分析的數據截止日期是2021年12月。

研究參與者(n = 65)的中位年齡為75歲(範圍,54-88),52%的患者為75歲或以上。此外,62%的患者ECOG表現狀態為0或1,38%的患者表現狀態為2或3。此外,40%的患者患有繼發性急性髓細胞白血病,其中29%的患者的疾病繼發於骨髓增生異常綜合征或慢性粒細胞白血病,11%的患者的疾病繼發於治療。

17%的患者以前接受過HMA。此外,34%的患者的骨髓爆裂率低於30%,25%的患者爆裂率在30%至50%之間,41%的患者爆裂率高於50%。大多數患者(52%)有不良的ELN風險評分;25%有中間評分,14%有良好的評分,9%沒有這個信息。

該藥在新發急性骨髓性白血病患者中產生的CR率為44%(n = 39),在75歲或以上的患者中產生的CR率為35%(n = 34),在ECOG表現為2或更高的患者中產生的CR率為32%(n = 25),在歐洲白血病網絡(ELN)不良評分的患者中產生的CR率為32%(n = 34),在以前接受過低甲基化藥物(HMAs)的患者中產生的CR率為27%。n = 11),以及27%的繼發性AML患者(n = 26)。

該試驗的其他發現顯示,誘導治療1至2個療程後達到CR,達到CR的人中50%是MRD陰性。使用該藥的中位數DOR為6.0個月(95%CI,3.9-未達到)。所有獲得完全骨髓反應的患者血液學都能迅速完全恢復,中性粒細胞完全恢復的中位時間為25天(範圍為11-39),血小板完全恢復的中位時間為26天(範圍為18-40)。對中位數DOR和OS的隨訪正在進行。

關於安全性,治療過程中出現的3級或更高的AE,以及最經常報告的AE包括發熱性中性粒細胞減少(50%)、血小板減少(27%)、貧血(21%)、白細胞減少(21%)、低鉀血癥(18%)、膿毒癥(15%)、中性粒細胞減少(14%)、肺炎(14%)、低磷血癥(11%)和缺氧(11%)。相關的嚴重AE包括發熱性中性粒細胞減少癥(9%)、敗血癥(6%)、肺炎(5%)、血小板減少癥(5%)和貧血(3%)。

溫馨提示:Aspacytarabine最終的治療數據非常令人鼓舞,值得注意的是,在具有挑戰性的患者群體中實現了37%的CR率,包括那些繼發性急性骨髓性白血病、先前HMA治療和年齡較大的患者。期待該療法能夠獲得更好的試驗結果,盡快獲得批準並應用於臨床,造福更多患者。